蔡斌前车之鉴压垮宝泉 回女儿:A型血轻松不了

  本报讯 记者 陈宏

当王一梅不断抡起胳膊强攻砸到肩膀快脱臼时,当魏秋月蹒跚着用受伤的膝盖努力奔跑传球还是没法给到位时,当李娟张娴满场飞舞还是难以改变大部分一传球路诡异时,谁都知道中国女排这下子是真的陷入泥淖、很长时间内难以改变了,于是中国女排的主教练位置也顺势变成了最难坐的针毡,只有敢死队才能上。原本风光无限的冠军教头王宝泉,自从踏上了这条不太平的荆棘路,越来越与悲壮的“不怕死”扯上了关系。

  前任主帅蔡斌曾经说过,做中国女排的主教练,有人觉得是荣誉,但只有自己知道,那是多么的折磨人。这次在宁波北仑,王宝泉让所有的媒体都实实在在地见识到了,这个位置有多难坐——在战胜日本女排之后,大家都还挺帮他高兴,他却一句话也没能说,涨红着脸说了一句,“对不起我不太舒服”就匆匆回酒店房间了。

  了解王宝泉的人都知道,他是个特别较真的人,他也非常清楚前任蔡斌的下课是因为什么,所以一到打实力不如自己的亚洲球队,他都会严阵以待、如临大敌。有再远大的抱负,如果不注意和日本队、泰国队的输赢这种“小节”,那都只能遗憾败退。在成都站他带领中国女排轻松拿下了泰国队,舆论氛围挺宽松,但在香港站他只是败了一局,就已经尝试到了质疑的味道。而来到北仑打总决赛,比泰国队实力还要强的日本队,不仅凭借自己的实力打到了北仑,还在迎战中国队之前3:2击败了中国队视为洪水猛兽的巴西队,这怎么能让王宝泉不捏着一把汗?

  中国队击败了日本队,王宝泉高度紧张的神经猛然松懈下来,于是再也难以撑住了,在日本队主帅还在点评比赛时,他匆忙离场,不少媒体记者看到他脸红到了脖子、脚步有点乱。“做中国队主教练之后,我经常睡不好觉。”王宝泉曾在之前告诉熟悉的天津记者,这次,病因仍是如此,“这一段比较疲劳,所以导致了有点头晕恶心,又因为一直紧张,所以赢下比赛后就有点坚持不了了。”

  王宝泉的女儿、中国队自由人王茜后来赶紧回酒店看望了父亲,她劝父亲轻松一点,但王宝泉一句话就堵回了她的所有话:“我什么血型你什么血型啊,你O型血能放松,我A型血可轻松不了!”

  如今的这一切,是王宝泉做天津女排主教练时无法想象的。彼时彼地,他在天津甚至有城市代言人的味道,带队到上海打总决赛,天津的球迷能组织七十多辆车的车队赶过来给她们助威,天津的城市宣传片也有他做主角的那一篇。但在中国女排的位置上,他却突然什么都不是了,一切从零开始。

  这一切也是蔡斌如今变得开朗的原因。在国家队,他给人留下了媒体难以接近的印象,但被北京队聘请过去任教后,他却嘻嘻哈哈地和所有记者称兄道弟,一派随和。“我可不愿再做中国队主教练,坐在那个位置上,我恐怕同样没有几天能睡好。”郎平认真地说。

  

标签: 女排   中国队   天津   主教练   中国

头条文章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